强监管下重构金融科技新坐标

编辑:凯恩/2018-11-03 18:15

  弘康人寿首席信息官张昌

  回到主持人刚才问到的问题,科技金融的本源是什么?监管的本源是回归,科技金融的本源我认为是创新。

  周江天:我们留一些时间给“新金融版块”。个人对“新金融”给了一个简易的定位,那就是传统金融的挑战者。至于这些挑战者是不是(该不该)被称为“金融”行业。我与许理事长(鸿儒教育基金)的意见是大致一致的。但我们说了不算,他们(指新金融从业者)说了也不算,还是交给实践去验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条路还很远。

  周江天:陈总,在银行干得好好的为什么出去搞供应链了?

  陈衡:是这样的,集团目前有8家子公司,我除了管科技金融平台,还管30亿的租赁公司和20亿资本金的保理公司,我们的获客是场景化的,是从满足客户综合金融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所以客户粘性很强。另外,集团统一风控首先体现在保理公司和租赁公司层面,大树金融仅仅是资产生成平台和资产流转平台,不增信、无自融,更没有资金池。大树平台上形成的优质的供应链项下债权资产目前都是通过保理公司转让给多元化的资金方,有银行、ABS市场等。因为还款来源清晰,借款用途明确,是一个闭环,不像消费贷与现金贷。

  宋永明:科技金融不要成为躲避监管的技术工具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汽车金融事业部处长邓志敏

  但是金融怎么来支持科技的发展,金融怎么助推科技的腾飞呢?这其中也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我以前在银监会工作的时候,参与过金融支持小微企业的扶持与发展,这方面银监会做了很多的创新。证监会包括中小板、创业板在大力扶持和推动。但是我认为这几年科技金融最大的创新,甚至金融业最大的改革,就是投贷联动。投贷联动的意义甚至超过了设立民营银行对行业发展的影响。因为投贷联动突破了原有的商业银行法与人民银行法规定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思路。通过银行设立股权投资子公司,实现投贷联动,以此助推科技企业的腾飞,支持创新企业的发展。我觉得这样创新的思路,将产生很深远的影响。

  我看到是一个新闻,一个某宝的开户记录被透露出来,老婆很生气。里面涉及到个人信息怎么保护的问题。我们是B2C的模式,刚才说到新金融,大家提到新四大发明,所有人会认为,以前有很多外国代表团参观,第一件事给他们讲移动支付的发展,在中国很多城市出门不用带钱包,很多都可以微信支付。

  我提议在场所有人为自己职业生涯里的坚持与坚韧给自己鼓鼓掌。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度过目前的困难,好好的活到雨过天晴的时候,谢谢大家!

  大树金融CEO陈衡

  宋总刚刚参加了第一轮圆桌,给我们分享了关于正确认识强监管必要性的一些重要观点。听完宋总的解读,感觉很安心,毕竟监管层和大家都是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监管的核心是回归本源。那么,请问宋总,关于科技金融,我们的本源是什么?到底是要回归还是正在出发?如果回归往哪回归,如果出发往哪出发?

  金融科技是外来词,英文是叫FinTeah,翻译过来一种叫金融科技,还有一种叫科技金融。站在传统金融部门的角度,一般翻译成金融科技,意思是运用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新工具,解决了风险筛查、交易便捷等基本问题,通过智能化提高客服水平,它的本质是科技。业内有一拨从事信息科技行业的人士倾向于翻译成科技金融,他们在琢磨利用这套新技术,有朝一日可能把传统金融干掉。

  周江天(主持人):今天非常荣幸与大家一起探讨这个很大的话题。因为会议时间已经拖了很晚,请大家多多配合。我先请问宋总。

  周江天 昆仑信托总裁助理

  周江天:唐总不要讲怎么冲击我们,讲讲合规前提下怎么跟其他机构合作?

  人保是是中国汽车金融的开创者,从1997年通过银保合作、保险主导的模式经营汽车金融业务,2000亿元的市场,人保经营其中1600亿元的风险,2003年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退出这个市场。对汽车金融人保有百万以上的数据积累,有丰富的经验和教训。人保成立专门的汽车金融事业部不是新手上路,而是重新开张。作为汽车金融从业人员对FinTech有自己的感受,它解决很多做零售金融以前靠人海战术才能做的技术问题,人保当年一统天下80%的市场份额,靠人海战术可以这样来玩,但是现在这样玩不可能。FinTech带来的交易便捷、大数据、用户画像,网络资产处置等等方面的变化是革命性的, 改变了零售金融的生态环境。

  周江天:好。今天下午利用一些时间请五位大伽一起分享了关于强监管情况下金融科技新坐标的一些想法。下雨天打孩子,肯定不是因为天下雨天,而是因为这个孩子皮肤瘙痒(实在欠挨)。之所以选择下雨天,是因为这种时候不会影响人类正常的生产活动(笑)。经济低迷期,是整顿行业,出清风险的最好时机。所以,孩子们应该有这个自觉,皮肤瘙痒的该挨打就要挨打,该用药就得用药,这样才能健康成长。

  唐文:首先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标准流程,因为不建2C的账单体系。是这样的,比如说全国出机票,有1张就是。看国航APP里面,除了支付宝、微信支付,还有其他的。不直接做2C的,买机票的时候必须用。比如说你玩游戏、买机票、缴考试报名的费用、买保险基金都会用到我们。而且这个过程当中支付的创新对各个行业的创新来说,是一个闭环,是原动力。

  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和今天讨论的2C端的业务,如:理财、寿险等都有点区别,我们“大树金融”立足于2B端的供应链金融市场。“大树金融”是ICP备案的名字,我们工商登记的名称是:蔷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陈衡:那是肯定的,由集团层面统一做风控。

  张昌:让保险公司插上金融科技的翅膀

  唐文:我们跟金融机构有很多合作,包括传统保险都有很多合作。第一,我们让支付很便捷,让金融消费者支付的时候不感觉很麻烦。第二,安全。支付不涉及杠杆,但是涉及到很多风险,比如说钓鱼、盗卡等等。作为科技金融企业中的一份子,我们引进很多技术,比如人工智能,我们用这样的方式做风控,把风险控制得很低。

  圆桌嘉宾:

  主持人:

  人保今年1月9号正式成立一个部门叫汽车金融事业部,汽车金融包含在今天的主题金融科技内。

  从2013年余额宝面世之后,蚂蚁金服和天弘基金在内都没有想到余额宝有这么大发展潜力与空间。2013年我在清华五道口读书的时候,曾经就余额宝的发展做过一个全面的讨论和分析。之后去天津工作过一段时间,正好赶上天弘基金改制,当时我才知道天弘基金的大股东曾是天津信托,我从头到尾经历了天弘基金股权结构调整的过程。

  对此,我也关注到一些数据。从全球来看,美国资本市场市值排名前十名的公司里, 10家市值最大的7家都是科技公司,比如苹果、谷歌、微软,其他还有巴菲特旗下的投资公司等三家传统的投资行业。在中国,我们国家资本市场上市前十名里面有5家是银行,只有腾讯、阿里两家科技企业,这是从全球资本市场来看的。从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数据看,10家上市公司当中行业的分布与构成,其中有9家银行,一家就是中石化。所以,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我们国家金融业对科技企业的支持力度,应该有很大的空间。

  民生加银基金副总经理宋永明

  周江天:我个人认为,对于许多传统机构来说,还没有发展到去转换金融科技坐标的程度。我们首先应该把自己科技潜力释放出来,让本来为数不多的IT精英能够真正从事他们该做的事情,真真正正全心全意地助力所在机构回归本业,不要去修灯泡,换电脑,把这些人浪费在与目标无关的事情上。现在,请问邓总,同样是传统金融机构,人保是怎么想起来做汽车金融的?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金融科技。其本质一是提高金融企业经营效率的工具;二是提供了解决经营问题、面对市场挑战的更多的手段。

  大树金融是蔷薇控股旗下的独立第三方金融科技平台。蔷薇控股是由国内16家知名企业于2017年7月在浙江宁波设立,注册资本金118亿。虽然公司是新成立的,但商业模式是非常熟悉的,另外核心团队也非常成熟的。团队成员主要以商业银行、大型科技公司、知名互联网公司、券商、律所、评级机构及实体产业为主。

  周江天:你们怎么保护信息合规安全?

  周江天:宋总讲得非常精彩。穷则思变、困则思变、忧则思变。科技金融“本源”正是在于“不断创新”,成为破解困局的利器,而不是成为躲避监管的技术工具。这指出了金融科技的正确方向(坐标),也使我们看到未来的希望。我本人非常认同。

  周江天:在监管部门关于“平台中介定位”的要求下,你们的客户黏性怎么做到?

  1月21日,昆仑信托总裁助理周江天、民生加银基金副总经理宋永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汽车金融事业部处长邓志敏、易宝支付CEO助理唐文、弘康人寿首席信息官张昌、大树金融CEO陈衡围绕“强监管下重构金融科技新坐标”的话题各抒已见,激情碰撞,现场听众深受教益与启谛。

  易宝支付CEO助理唐文

  说到科技金融这个话题,我们都知道我国最近几年来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走到了全世界的前列。作为发展中国家,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能够发展如此之快?

  在金融各行业回归本源的政策和市场要求下,保险公司在为整个社会提供风险服务的过程中发现,我们可以用金融科技做得更好,包括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弘康人寿虽然是比较新的中小型公司,但我们一是自己研究,二是用更开放的态度与互联网技术平台公司探索合作,包括但不限于身份识别、音频识别、风控模型建设,通过科技手段提升了用户体验,提高了运营效率,满足了监管的要求。

  谢谢周总,目前大部分的IT部门一是要保证金融单位的正常运营,包括客户需求的响应,系统的升级改造,还要进行金融科技的研究和落地工作。

  邓志敏:改变了零售金融业态,切忌幻想干掉传统金融

  唐文:牢牢守住风险控制底线

  未来,在金融创新的过程中,不仅仅是技术部门,同样需要业务部门,行业专家共同参与,互相学习与促进,产生共鸣。

  大家谁都没有想过一个小小的支付带来这么大的变局,今天成为非常显赫的金融业务,点对点的支付很大程度上打破信息不对称,而金融的本质正是作为中介有效地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点对点支付对金融的中介性是一种消解。点对点支付的出现对投行业务影响比较大。几年前Facebook上市的时候用了这套东西,当时华尔街非常恐慌。

  伴随着新年的曙光,金融科技终于迎来稳健发展的黄金期。那么,强监管下的金融科技行业未来将会呈现给大家一种什么样的辉煌?将会产生哪些变化与革命性的创新?

  我自己在大型商业银行从事了15年国际业务、贸易金融、交易银行相关经营管理工作。大家知道贸易金融是必须符合国际惯例的,可以说非常规范。目前我们所从事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也符合闭环、自偿性的特点,另外通过金融科技手段的赋能,主要是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前景非常广阔。同时也符合服务实体经济和普惠金融的政策导向。

凤凰彩票(fh03.cc)

  当时,天弘基金在所有基金行业里规模排名第50名,蚂蚁金服推出余额宝之后第一个找的不是天弘基金,而是华夏基金,而华夏基金当时排名第一。天弘基金成立八年,经营方面存在很大的财务压力。但是,与余额宝合作后则释放出很大的潜力。去年算货币基金的时候天弘基金1.7万亿,遥遥领先。所以,科技金融的核心在于创新。

  第三方支付是新金融的“急先锋”。最近某宝出现年度账单的问题,唐总您怎么看?说说你们是怎么做到合规呢?这也是监管的重中之重之一。

  我认为FinTech作为新技术,解决了困扰零售金融的展业、风控和碎片资产处置等传统难题。人保是比较传统的企业,FinTech理念对我们来说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有了这些工具,我们就敢于大举重返这个市场。汽车金融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业,人保作为亚洲最大的汽车用户服务商、最大的客户集散地,从事汽车金融业务有先天优势,相较于科技公司的“互联网+”战略,人保在汽车金融领域的“+互联网”战略具有后发优势。据权威机构测算未来五年增量市场是10万亿的规模,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数字。我们大家希望借助FinTech来共图大业,当然,要守住金融的本质。

  另外,最后利用一点时间跟大家讲一下关于强监管的体会,因为都是在传统银行做了这么多年,我们始终对金融持敬畏之心。第一点体会是合规比挣钱更重要。第二,我们自己认为金融科技叫金融科技,但核心范畴仍然是金融,既然是金融,那防范风险必须是第一要务。第三,全国金融会议确定未来五年三大任务,一是服务实体经济,二是防控金融风险,三是深化金融改革。我们科技金融的发展,不能脱离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

  陈衡:合规比挣钱更重要,始终要对金融持有敬畏之心

  周江天:这个平台做不做风控?

  这里,我想问一下张总,你们在科技金融方面做的怎么样?根据我的观察在金融机构做IT的人,有些像《康熙王朝》里面的容妃,凤凰娱乐(fh03.cc)平时做饭、扫地、刷马桶的,修电脑、搞门禁、换灯泡,有重要场合的时候才沐浴薰香凤冠霞帔,来畅谈未来,好象挺重要。你们是不是这样?

  弘康作为一家有互联网基因的寿险公司,经历过非常快速的发展过程,这种交易量的增幅对于传统公司后台的挑战是难以想象的。但是在互联网技术,包括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发展,以及缓存技术的应用使得系统扩展能力大幅提高,让我们在百倍交易量增幅情况下仍然良好地支撑了业务发展。

  强监管、防风险,无论是金融科技还是科技金融,都离不开这六个字。合规,是他们过去、现在,以及未来要全心全意去做的事。